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125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125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FOG每年世界赛开始前,为了提高玩家观看比赛的积极性,游戏官方会在游戏客户端内发起世界赛夺冠预测押注活动,玩家可用游戏内游戏币对自己认为可以夺冠的队伍进行押注,待比赛结束后,幸运压中夺冠战队的玩家会根据赔率获得相应游戏币。

  今年这项游戏内活动自各大赛区征战世界赛战队确认后就开始了,押注游戏币总金额的多少从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各个战队夺冠的热门排名。

  游戏客户端内数据排名早在一星期前就逐步稳定了,如今夺冠热门排行第一:欧洲圣剑战队。

  夺冠热门排行第二:中国Free战队。

  FOG联赛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夺冠热门第一第二的战队在八强遇到的情况出现。

  余邃将签抽出那一刻,代表着今年夺冠一二热门战队必然有一个会倒在八强赛上了。

  不是Free,就是圣剑。

  圣剑俱乐部自成立以来征战世界赛最差战绩是四强。

  Free俱乐部今年刚成立,没法追溯历史战绩,若按余邃个人成绩来算,他的世界赛最差战绩是亚军。

  按这数据来算,两方历史战绩都非常牛逼。

  而这场八强淘汰赛结束后,输的一方不止要收拾行李回家惨淡收场,还会被迫刷历史最差战绩记录——

  世界赛八强一轮游。

  世界赛开始前,大家料到了Free和圣剑这对宿命战队可能会遇到,会给赛季初那场没结果练习赛一个最终答案。

  但谁也没料到两方会在这么早碰面。

  场馆休息室内,方才提醒余邃上场抽签但工作人员还在。

  根据规定,选手在没有本队随行工作人员陪伴的情况下,比赛方工作人员是要作为翻译和接待照顾落单选手的。

  工作人员看着余邃抽出圣剑比赛签,满脸震惊,下巴都要掉了。

  两个夺冠大热门,这就相遇了?这也太早了吧?!

  工作人员惊恐之余心中为余邃遗憾,之前那么幸运,顺风顺水的拿到了宝贵的一号出线名额,一号种子战队在八强赛中本来是很有优势的,二号战队中随便抽谁晋级的可能都很大,只是没想到会有圣剑。

  这会儿其他几个一号战队怕是心里都长舒了一口气,二号种子池里这条食人鱼、这个下下签被余邃抽走了。

  工作人员短暂的震惊后摇摇头,扭头看向时洛,本想放缓语气安慰安慰这个刚成年第一次进世界赛的小选手,让他不要怕,心里压力也不要太大。

  但待他看见时洛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可怜的工作人员安慰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时洛看着同步直播屏上的“圣剑”两字,瞳孔放光,嘴角一点点勾起,搭在膝盖上右手指尖因兴奋在微微颤动。

  时洛低头笑了下,继而忍不住笑出了声。

  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内心崩溃,这新人是在笑吗?!

  现在新人都这么狂的吗?!!!

  新人选手要给当前夺冠热门第一战队送人头了,这么值得开心吗?!!!

  不知是不是曾亲眼目睹余邃胃出血入院,时洛对血迹这些东西异于常人的排斥和戒备。

  特别是这些东西同余邃捆绑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在看到圣剑那条带有血迹单翼图片的推特时,时洛才会怒火攻心,才会恨不得真的出休息室去直播间撕了这群人。

  不管圣剑是有意还是无意,时洛偏执的觉得这就是在咒余邃,就是在隔空挑衅自己。

  时洛自来受不得半分欺辱,这事儿必然要有个说法,正巧圣剑玩控分想恶心其他几个一号战队,正中时洛下怀。

  时洛身上的杀意和兴奋太过明显,工作人员满脸不可置信,今年世界赛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个的这是全疯了?八强遇到圣剑,就算是Free也不会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胜率,这有什么可开心的?

  工作人员还是担心这男生是受刺激过大了,用中文柔声道,“抽签就是这样的,什么都可能遇到,运气的事情,没办法说的。”

  时洛眼睛发红,紧盯着直播屏:“是,三分之一的概率,我们终于抽到了。”

  工作人员费力确认道,“你……是真的开心是吗?对你们的八强赛,是真的有把握是吗?”

  职业id第一年被写入世界赛大名单的新人Evil,指着直播屏上的圣剑队徽,道,“看见这个战队了么?他们死了。”

  工作人员:“……”

  抽签还在继续,左半区第一组Free对战圣剑确定,随之下一组北美对战韩国确定。

  右半区D组刚刚出线的瑞典战队对战NSN确定,最后一组另一北美战队对战外卡赛区挪威确定。

  工作人员不住抽气,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今年八强抽签强队分布极端不均,左半区两个强到爆炸的一号种子战队,一个游进二号池的圣剑食人鱼,还要一个实力强劲的韩国战队,左半区简直是强队埋骨之地。

  工作人员是左半区北美战队的粉丝,忍不住用英文嘀咕今年半区左右一点儿也不平衡,右半区战队出线要容易太多。

  “觉得不公平找圣剑说理去吧。”抽签已结束,时洛起身,淡淡道,“玩脏玩到扰乱比赛晋级失衡的,我也是头一次见。”

  “当然,也可能是我零经验的原因,煞笔见得少。”

  时洛披上外套去找余邃,前面抽签已经结束,八支晋级战队的队长们依次出了直播厅,时洛同顾乾击了下掌,顾乾仍在耿耿于怀,“他们……”

  “挺好的。”时洛看着不远处的圣剑队长,“本来以为要靠你们送他们回家了,现在也好,我们自己动手。”

  余邃出了直播厅,时洛同他两人视线交汇,已不用再多话。

  余邃时洛一起回了酒店,众人包括随队的工作人员都在周火房间里开会了,两人找了过去,没进房间就听到了宸火的大嗓门。

  “控!控分!”宸火拿着老乔写写画画的八强对战表,脸上没丝毫怯意,“控你妈呢?就这么缺存在感!就是想堵心其他一号战队,想送别人八强回家,控到爷爷头上来了,还好不好玩了?!”

  余邃时洛两人进了房间,宸火看着余邃,一笑,“行啊,头次手气这么好。”

  Puppy靠在一旁的沙发上,懒懒一笑,“刺激。”

  相较几个选手,屋内其他随队人员脸上少了几分兴奋,多了几丝顾虑。

  就在几分钟前,圣剑经理的私人账号上发了一条推特:

  【whisper,请接收来自我的小小礼物。】

  老乔拿着手机,脸上怒意未消,“不是我们多想,他们就是故意的,厉害了,我们没去找他们麻烦就得了,他们居然有脸来挑事儿,到底是谁对不起谁?他们还有理了?!”

  “怎么没理?”同老乔不同,周火更能明白圣剑这种纯商业俱乐部中高层的想法,“站在圣剑老板的角度,上赛季刚结束的时候……我的俱乐部刚刚夺冠,原本想着多花点钱,让这几个选手继续老老实实给我打比赛拿冠军,不没想到新赛季我加了那么多签约费,甜枣棍子都用过了,我队里的医疗师还是走了,还带着两个重要队员一起走了,回了他们的没落赛区,三个人还一起重新建了队,竟然也打进世界赛来了……必然咽不下这口气。”

  周火看向余邃,“你之前不是说过,你走的时候,圣剑经理威胁过你吗?”

  圣剑突然来这么一手,余邃其实是最不意外的,他点头,“他说过……我回了自己赛区,不可能再夺冠。”

  “我知道他们有多记仇,但走的那会儿,说的话还是非常不好听。”余邃看向老乔写的对战表,对着周火一笑,“是我自己惹的麻烦,老东家给我的教训现在到了,我认。”

  周火这一年照顾队内所有人可谓兢兢业业,一个经理做到他这份上的太少了,余邃平日从不说出口,但心中是感激的。现在有可能因为队内的前尘旧恨被影响整个战队的成绩,折戟八强,对周火来说其实是不公平的。

  同这几个选手不同,周火之前和圣剑没有丝毫牵扯,不是来给Free当经理,周火跟圣剑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老乔看向周火,反应过来,眼中也有了点歉意,“就……这也没办法的,梁子早结下的,就算回头输了,也不能怪余邃……”

  时洛眸子微微一动,插话道,“也有我的份,前几天直接挑衅圣剑的是我。”

  周火看看几人愣了下,失笑,“你们是以为我们在怪你们之前惹事招麻烦了?开什么玩笑呢?!”

  周火无奈,看向也挤在房间里的随队跟拍,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突然道,“开镜,替我拍一段素材,现在跟大家说明白了,正好我之后也会用到。”

  跟拍小哥怔了下,忙点头,手脚利索的开了摄像机,镜头对准周火。

  “既然进了一个俱乐部,身为经理,你们的不管是过往牵扯还是现在恩怨,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我的责任,我都要负责,我要跟大家一起承担,这就是我身为经理人要做的工作。”

  到现在也没弄懂这游戏到底怎么玩,往日里婆婆妈妈的周火如今一脸匪气,身上杀气同队内这些恶人如出一辙。

  周火环视屋内所有人,是在同几个选手说,也是在同其他工作人员说,“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输吗?最坏的结果不就是死在八强被喷子们网暴吗?放心去打,不管是公关还是控黑,我扛得住。赢了那是我们整个战队的荣誉,是你们一枪一枪打下来的,是你们一赛季将近一整年几乎没假期,透支体能,整晚整晚熬夜通宵,一枪一枪练出来的。”

  “去拼命去练习去比赛是你们的本职工作,输了比赛做善后那是我和我们整个俱乐部所有后勤工作人员的工作,大家各司其职。”

  “你们不嫌我们整日在你们赢了比赛后跟着蹭掌声,我们就也没资格嫌你们赛场外的纷扰。”周火冷静的看向屋内诸人,“当一天经理人我就要为你们所有事情负责,我拿了工资的,所以请几位选手别再给自己平添心理负担替我不平。”

  “在世界赛场上被上届世界赛冠军俱乐部如此针对,强行把我们这不到一年的俱乐部抬到这种位置上,让我们有幸公关这种高层次问题,我开心着呢。”

  周火最后看向余邃,眼中闪着光,“在国内,小组赛抽签那天,你跟我说,亲手淘汰掉一个强队非常爽,那种快意足以抵消所有疲惫痛苦,我没体验过,我们全体工作人员都没体验过,请诸位选手努力……”

  “那到底是什么感觉,让我们切身感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