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主任家走出来的楚彦直接回了宿舍开始收拾东西。

  李白浪正在和沈良几个人打游戏,突然抬头看见楚彦正在收拾衣服。

  于是停下来,向楚彦问道:“老三,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有点事要出去,这两个月我可能不在宿舍住,先收拾一下。”楚彦说道。

  这时候,沈良几个大呼小叫起来。

  “喂,浪哥哥,我求你说话归说话,你能不能别挂机啊。”王宇叫到。

  “哎呀,这把肯定没戏了,投了!投了!”李白浪说

  其他两个人一脸无语地回给他一根中指。

  李白浪说完直接点了投降,然后也不管了,跑过来和楚彦说话。

  “不是吧你?该不会是这么快就要和周雪出去住吧?禽兽啊你!”李白浪一脸淫荡地搂着楚彦的肩膀说道。

  楚彦闻言,拨开李白浪的手,照着李白浪的胸口锤了一下。

  “去你的,别乱讲啊,不是那个事,给人听见还以为真的呢,影响不好!”楚彦制止了李白浪的胡说八道。

  楚彦对这些都无所谓的,但是话如果传出去,对女生来说还是不好的。

  李白浪也自知失言,嬉皮笑脸地对楚彦道歉道:“我的!我的!”

  “那你要干嘛去?”李白浪好奇地问道。

  “最近有点事,要去一趟魔都,这两个月应该是不怎么回来。学校那边我也请好假了。”楚彦说道。

  李白浪点点头,知道应该是楚彦公司那边的事,对于这些事他也不多问。

  作为目前最火的两款手游,宿舍里的人也都玩过,之前他们都知道楚彦办游戏公司,只是都没想到会那么成功。

  “那你电脑借我玩玩呗,哇,眼馋你这高配置好久了,哈哈”李白浪笑嘻嘻地说。

  “玩当然可以,等会儿我把开机密码给你,但是你别用我电脑下小电影什么的。”楚彦说道。

  李白浪一副窦娥冤的模样看着楚彦,“怎么会?好歹我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

  楚彦瞟了他一眼,“你觉得你这天天宅着打游戏的模样有说服力?”

  李白浪捂着胸口,一副被扎心了的模样。

  只是看楚彦不理他,也就不再搞怪。

  “那一起吃个饭吧,现在也到饭点了,我打个电话给老冯,估计现在又和哪个妹子在一块呢。你给陈伟打一个,他估计也是现在猫在图书馆呢”李白浪说。

  “行,我来给陈伟打。”

  打完电话,李白浪这三个宅男收拾了一下,等陈伟回来,就出门一起去吃饭。

  几个人也没太讲究还是下学校门口不远,随便找了一家饭店开了个包间。

  刚点完菜没一会儿,冯邵海就领着一个妹子来了,妹子到是有些吸引眼球,人不高可是却不节省布料。

  几个人刚打完招呼,冯邵海就又拉着那个女生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见他一个人回来了。

  李白浪笑着问:“老冯,妹子呢?也不和我们介绍下啊。”

  楚彦也笑道:“上次那个呢?这么快就换了?”

  冯邵海坐下老神自在地先点了根烟,然后说:“刚才电话里,老二也没说清楚啊,就说吃饭,就我们几个吃饭那还带她干什么?上次那个谈着呢,这个是前天出去看球认识的。”

  “所以这就是你成为球迷的原因?”陈伟也说起骚话来。

  陈伟这个人,平常有些木讷,不怎么说话,但是你要触碰到他的G点,又和他熟悉的话,他还是有一堆骚话的,简称闷骚男。

  “哎呀,不说这些,今天怎么想起来一起吃饭了。”冯邵海问道。

  “我这两个月应该不会怎么来学校,公司有些事,所以走之前一起聚个餐。”楚彦说道。

  “遇到什么事了?有事你提。”冯邵海第一时间是关心楚彦什么事要这么忙。

  “没有,好事。”

  冯邵海闻言也点点头,以他和楚彦的关系,要是真有事会和他提的,所以也没在多言。

  菜上来了,几个人要了一箱啤酒,开始吃起来。

  这是这顿饭的感觉反而和开学时候的感觉明显不同了。

  若说开学的时候,虽然大家都不熟悉,但是都满是热情,席间大家也都很开心。

  今天虽然大家也都表面上开开心心的,李白浪和冯邵海倒是和楚彦更亲近了,而陈伟也不在乎身份什么的,原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但是楚彦还是感觉出了和沈良还有王宇的那种淡淡地疏远感。

  吃完饭,楚彦结了账,几人走到饭店的门口。

  冯邵海看着时间才晚上八点多,于是对楚彦提议道:“这么早,我们去酒吧玩会儿吧?”

  楚彦想了一下,点点头,于是对李白浪说:“你去吗?”

  李白浪当然感兴趣:“行啊,我还没去过酒吧呢,一起去吧。”

  沈良和王宇两个人站在一旁犹豫着说:“我们两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这时陈伟也说:“我晚上也还要去自习,你们去吧,抱歉。”

  一时有些冷场,于是楚彦开口说:“那行,那你们回去吧,没事。”

  等王宇他们三个人走掉过后,冯邵海今天也喝了点酒,于是也直接说道:“什么玩意!李白浪你以后也别有事没事和他们玩,什么东西啊。”

  李白浪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

  楚彦赶紧拉了冯邵海两下说:“人家不去就不去呗,这有什么的?”

  “三哥,你不会真以为他们只是不想去这样的吧?”冯邵海说道,“陈伟不算。其他那两个,你在宿舍时间少,是没听见一些话,那些酸溜溜的玩笑,我懒得复述,就说今天,他们为什么不去?老二你说。”

  “老冯你别说了!”李白浪也不想弄得这么赤裸裸的,有的事心里知道,但是说出来和不说出来,其中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就说今天的事,楚彦心里会不知道吗?只是装在心里而已,你给它点出来,那不管怎么样都算是放到明面上了,以后肯定也不好亲近,不然怎么说?你没脾气?

  “什么别说了,他们就是自己庸人自扰。你说我们一起出去玩,我会不考虑大家经纪水平?再说了就算今天我们去酒吧,我点它个两万、三万的酒,我会要他付钱吗?他们几个是要面子,怎么的?我不会照顾他面子吗?把我们都想成什么了?”老冯明显越说越来气。

  “行了,别说这些了,走吧。”楚彦说道。

  他心里也知道怎么回事,前世也没有过这种问题,这个时候听冯邵海把这些糟心事讲出来,确实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走吧,走吧,我去拦车。”李白浪也赶紧说道。

  冯邵海听楚彦这么讲也不再多说,三个人拦了辆出租车,就往酒吧一条街去了。

  坐上出租车,车里的气氛有几分沉闷。

  楚彦看着这个样子,想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老冯,今天的事,既然你都点破了,我也就说说。

  这人吧,处在不同的位置,想法肯定不一样,有时候难免有两句话不中听的,但是呢,你要说他们真的有什么坏心思,也没有,对不对?你不能拿自己对待别人的态度,要求别人也一样对待自己。

  况且大家都还要相处四年,对待亲友,有句话说的好叫难得糊涂。

  还有李白浪,回去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没必要搞什么小团体分裂,知道不?”

  李白浪点点头,冯邵海听了也沉默地点点头。

  李白浪原本还想说什么,只是还没等李白浪开口,这时候拉他们的出租司机说话了:“这小伙子说的好啊,有的时候啊,真的是要难得糊涂!想起以前”

  这位司机大哥明显是个能聊的,又是往事,又是引据故事,时不时还能说个笑话加进去。

  一个人楞是把楚彦他们三个人都聊得哭笑不得,坐在前座的冯邵海更是他的主力倾诉对象。

  聊得冯邵海嘴角都抽搐,不过气氛确实却好了起来。

  没一会儿,到地方坐在前面的冯邵海赶紧付了钱下了车。

  看着离开的出驻车,李白浪也是望车兴叹:“这司机也太能聊了,以前不会是说相声的吧。旁征博引,半小时嘴巴都没停过。我一直以为只有首都司机这么能聊呢。”

  楚彦也很无语,这嘴皮子开夜车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

  两人跟着冯邵海一起进了一家酒吧,楚彦还是上辈子去过一次,而李白浪更是一次都没来过。

  进了门,楚彦发现这家酒吧我旁边的几家不太一样,经典的美式LoungeBar。

  没有夜店那么躁,也不像清吧那么文艺。

  整个店里的灯光恰到好处的,有一种慵懒地感觉,台上还有几个外国人乐队再唱歌。ΗΤtΡS://WwW.①三㈧ΤΧΤ.Πêt/

  “冯少,您来了。”这时候一个服务员走过来说。

  “恩,去拿两瓶朗姆,一瓶金酒,、一瓶麦芽威士忌再加几瓶法脾,都拿最好的。”冯邵海对着服务员吩咐道。

  “好的,我知道了。”服务员听完,就去拿酒了。

  楚彦和李白浪跟着冯邵海在二楼的一个包间里坐下。

  “老冯,感觉你很熟悉啊?”李白浪说道。

  冯邵海和楚彦跟李白浪的关系当然不用说了,也没隐瞒,说:“我自己的店,我能不熟悉吗?”

  楚彦也很是惊讶的看着冯邵海,前世都没听说过啊。

  等服务员将酒送了上来,又加了几个果盘,冯邵海挥手将服务员赶了了出去,将酒都开了下来,然后亲手给楚彦还有李白浪调了两杯鸡尾酒。

  “来,完美烟熏,尝尝我手艺。”

  楚彦看着面前的酒,居然还有点烟雾缭绕,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

  “可以啊,老冯,没想到你还有这手。”李白浪看着面前的酒夸赞到。

  冯邵海得意一笑:“人在花丛中,技多不压身。”

  楚彦尝了一下,虽然不太懂鸡尾酒,不过喝起来味道确实不错。

  “老冯,什么时候开的店?我记得你不是金陵人吧?”楚彦也询问道。

  “刚开没多久,也是突发奇想。之前看你天天忙,我这不每天也没有事,干脆也找点事做。”冯邵海说道。

  楚彦这才恍然,怎么前世一点都没听说呢,原来是受自己的影响,不过也算是好事情。

  三个人喝着酒,一边听着楼下的乐队演奏,一边闲聊。

  这时候台上换人了,但是还是一队外国人。

  楚彦不免好奇的问道:“老冯,你这酒吧怎么唱歌都是外国人啊。”

  说到这个老冯不经有些得意到:“驻唱的中国人是有的,只是比较少,这里的几个常驻的乐队都是我从国外请的,但也是表面光鲜,菲律宾的、南非的。

  看起来是外国人有点逼格,但是不花什么钱。

  我这酒吧的装修是我找人从纽约的高级酒吧直接复制回来的,哈哈,还可以吧?

  我这又不是旁边的那几家夜店,我做的是高档酒吧。主要做生意的对象就是这些外国佬还有一些小资点的白领、金领。你别看我这里的人没旁边几家多,但收入不比他们少。”

  “你主要做外国人的生意,想法挺好的,但是要是有几个老外喝多了闹事,你不太好处理吧。”楚彦这时候询问道。

  这虽然提起来不好听,但确实是实际情况,为了所谓的国际形象,中国人和外国人冲突,一些小事情警察也不怎么好处理外国人,但自己人就得按规定处罚。

  前世的时候,楚彦记得,学校出过一个事情,学校里有一个男生在操场上和别人打球,这时候有两个非洲来的留学生,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在篮球场骑自行车冲进来。

  结果这个打篮球的男生被撞的猝不及防,摔的牙都磕掉了一颗。

  警察来了过后,也只是叫协商解决,两个外国学生就掏了两百块钱,其他说什么也没有。

  金陵警察也没办法,只好做个记录就走了,叫他们自己继续协商。

  那结果还用说吗?警察在都不给钱,更不用说自己协商了。

  “这有什么不好处理的,看下面,那边卡座边口站着的三个黑人,看到了吧?壮吧?南非的老黑。底下那几个服务员都是什么哈萨克斯坦一类国家来的,只有那几个调酒师是中国人。我怕什么闹事?还有我这的消费可不低,能来的都属于有点素质。”老冯指着酒吧的一些人介绍给楚彦看。

  “高!”楚彦只有举个大拇指,除了几个看场子的老黑,其他人看起来也都是亚洲人种,但是居然基本都是都是外国人,特别是几个女酒侍更是一个中国人都没有。

  要是有什么冲突,反正是不用留情面,警察来了也不怎么好处罚。

  几人聊了一会儿,老冯说:“我叫几个美女上来陪咱喝酒吧?光咱三个大老爷们太无聊了。”

  “别!都是有对象的人,别来那些东西。”楚彦赶紧拒绝到。

  “切!又不要你干什么,喝酒而已,当然你想干什么也是可以的,绝对为你保密。”冯邵海贱兮兮地笑着说。

  说完,冯邵海直接叫了几个大波妹上来,居然还有一个俄罗斯的。

  不得不说有了女生,确实气氛好了不止一筹。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小鲨鱼的相亲女是饭托,我反手送她去吃牢饭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