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姑姑说的人就是她。”

  曹淑仪拉起小姑娘的小手儿,看着她纯洁无暇的眼睛,问道:“啾啾能不能不和爸爸妈妈说,你见过这个漂亮婆婆的事情?”

  “啊……”

  桑蔻为难地皱了皱鼻尖,她状若一脸的茫然,顿时透着一股子一本正经:“可是,啾啾已经和他们说了啊,昨天爸爸问起我为什么突然跑了出去,啾啾怕他不肯消气,只好和他说了漂亮婆婆的事情。”

  曹淑仪顿时呆滞住了。

  她是怎么也没料到,小姑娘居然早就把她的递给透了出来,那她刚才还说给大嫂听她爸妈忙得没空和他们见面……

  曹淑仪顿觉得一阵尴尬到不行。

  趁着厨房里的人还没出来,曹淑仪抓紧继续问道:“那他们知道以后,还说了些什么?”ΗΤtΡS://WwW.①三㈧ΤΧΤ.Πêt/

  坐在她旁边的小姑娘那张圆滚滚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思考的表情,半晌她才认真地答道:“没有说什么了,他们不怪啾啾乱跑了。”

  曹淑仪默了一下后,哑然失笑。

  原来,小姑娘是用这个消息来换她爸妈不计较她乱跑的事儿。

  “小姑姑为啥不让啾啾和爸妈他们说漂亮婆婆?”桑蔻装着无知的时候,还不忘打听着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曹淑仪摸了摸她的脑袋,当着小姑娘的面,她倒是没有很收敛着脸上的神情,只不过音调还是一如既往地柔和:“因为不想他们来掺和这一烂摊子事。”

  她说着这话时,桑蔻看得分明,她脸上闪过了一丝压抑的厌恶。

  “小姑姑的爸爸妈妈是做了什么错事吗?”桑蔻想了想,单刀直入。

  听了这句问话,曹淑仪却是有些惊讶,小姑娘的这话显得她整个小孩都格外地敏锐成熟,要不是现在确实只有她们俩人在对话,她都要以为这话是谁教给小姑娘说的了。

  曹淑仪摇了摇头,她的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也不该说他们有什么错,反而是我,小时候要是没有遇见爸爸妈妈,早就已经不知道冻死在哪个角落里了。”

  听着她这话里又没有埋怨,好似只有对自己深深的自责,桑蔻是听得一头雾水。

  曹家父母这到底是不是对小姑姑不好了啊?

  躲在厨房里的梁妙是算着时间出来的,她手里端了两盘子菜,朝着曹淑仪招呼着:“淑仪,快上桌吧,咱们先吃着,现在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一会儿就要冷了。”

  只是也不知道是因为桑蔻和她说的这些话,还是其他的原因,曹淑仪竟站起身来说要离开:“大嫂,我就不吃了,出来得实在是太久了,我得回去了。”说着,她像真是待不下去了,落荒而逃一般出了大门。

  梁妙一听她这么说,自然就要去拦着人,但从厨房里出来的少年们却先一步挡在了梁妙面前,给她使着眼色。

  桑蔻是下意识地追了出去,她一边喊着:“小姑姑……”

  曹淑仪听着这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她怕小姑娘没踩稳楼梯摔下来,只好止住了步子回头看去:“啾啾,你别跟着过来了。”

  “小姑姑,是啾啾说错话了吗?”

  桑蔻跳下最后几步台阶,在曹淑仪心惊肉跳的眼神中,她稳稳地落地,然后扑进了曹淑仪的怀抱里。

  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的:“如果是,啾啾也不问那些事了。”带着一些祈求的腔调,登时就让曹淑仪心软了一片。

  她飞快地看了一眼门边,见着梁妙他们还并没有追出来,曹淑仪蹲下身来,解释:“不是因为啾啾,是我害怕回去的太晚了要挨骂……”

  说着,曹淑仪站起来,牵着桑蔻一边下楼梯一边说话,听着她话里明显是在说自己要是没有按时间回家,就会被曹家父母训斥,只是小姑姑都已经这么大了,难道他们还要约束着她去哪儿吗?

  桑蔻十分不理解,但她没忘记自己的目的是要让曹淑仪对自己交心,于是她直白地问出了自己的心声,与其自己闷在心里百抓挠心地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如直接问当事人呢。

  “啾啾,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是按照爸妈的严格标准来成长的,起先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曹家的亲生孩子,所以我能够心无旁骛地享受这些最好的资源,爸妈的宠爱。。直到几个月前,我才发现了真相!”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小姑娘面前她可以卸下许多防备,说着说着,曹淑仪就耷拉下了肩膀,语气里净是无助和彷徨:“小芬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可这么多年来,妈妈一直都误会了,把该对小芬的疼爱全都给了我这个陌生人,就连本来应该属于她的婚姻,也被我夺走了……”

  “我羞愧得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还给小芬,我想要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我和许家的联姻早就成了既定的结果,我不能独善其身地离开曹家,因为妈妈不允许曹家的脸面有丝毫的损毁……”

  说了这么多,像是压在她胸口的大石头终于得到了释放,曹淑仪歪坐在台阶上,在桑蔻的眼里笑得凄凄惨惨:“啾啾,你说小姑姑的这半生是不是很可笑?”

  亲生父母丢弃她,养父母给了她无数的呵护和关爱,快三十年了,却又告诉她,这份爱护是她阴差阳错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桑蔻从她的口中大致知道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大概就是,几个月前曹淑仪不是曹家亲生的事情被曹母知道了,同时曹淑仪的妹妹小芬才是真正的曹家女儿,只是她却一开始被曹母误以为是她是从外面抱养回来的。

  曹淑仪顶替了小芬在曹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后来就算知道她不是曹家人,她想要回到自己家去,却被曹母以“曹家脸面”的缘由,不许她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难怪那天在大街上,小姑姑居然会认识她爸妈,肯定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她就已经在暗暗打听了。

  “不可笑,一点儿都不。”

  桑蔻冲她摇摇头:“小姑姑你不知道,当初我奶丢下你也是给你找了一个衣食无忧的人家,如果家里不是没粮,也不会把才几个月大的你给送走。”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盆满钵盈的穿进年代文后,我被全家娇宠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