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奉仪脸色一白。

  有点欲言又止。

  忍不住的,朝里面金华阁看了一眼,“这……”支支吾吾了好半晌。

  这才咬着唇,‘“那,那我明儿再来吧。”然后带着丫鬟走了。

  只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叹气。

  “主子,主子,奴婢问了几个膳房的丫鬟和小太监。”却在这个时候,槐花跑进来,气喘吁吁。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之前好像也低位的妃嫔也找过苏良媛娘娘结盟。”

  王奉仪一愣。

  “别的妃嫔,”然后咽了咽唾沫,“那然后呢?”

  槐花摇头,“苏良媛娘娘现在都没和他们走动过,可见应该是没同意。”

  “而且据说以前那个死掉的陈奉仪听说就在良媛娘娘对面……”

  “死,死掉!”唰的一下起身,王奉仪脸一白。

  槐花脸色也是有些难看。

  可以说,她之前也是听到这个消息被吓得不轻。

  就是说着苏良媛娘娘到底做了什么。

  王奉仪咬着唇。

  顿时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那,那我还要去找苏良媛吗?”

  槐花也不知道。

  主仆二人顿时面面相觑。

  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倒是苏妤这边第二天安静了不少,院子外面也没有一直在有人过来打扰,心里都舒服了很多。

  “娘娘,那王奉仪也该有点眼力劲儿了。”翠芝笑着将一盅牛乳递过去。

  苏妤摸了摸自个这阵子渐渐大起来的肚子。

  小腹上鼓鼓的。

  摸起来还有点硬。

  触感还是挺神奇的,她掌心蹭了蹭,这才道,“嗯,你流出去的传言挺好,吓唬她陈奉仪是被我害死的,省的叫她给我找事。”

  翠芝又一笑。

  苏妤将那盅牛乳喝掉之后,这才接过茶盏漱口。

  起身,“走吧,今儿再陪我出去走走。”

  这几天她都出去散步。

  “诶,”翠芝忙应了,一边叫奴才去拿衣物,给苏妤披好,省的被外面的风吹着。

  不过李晟晚上过来找苏妤的时候,却就瞧见人歪在窗户后的贵妃榻上靠着大靠枕睡着了。

  身子上盖着层毯子,乌发如瀑布一般散下来,雪白的小脸蹭着枕头,一只小脚露在外面。

  “怎么回事,怎么叫你们主子睡在这里。”

  顿时不悦皱眉。

  李晟看向翠芝。

  翠芝忙紧张躬身,“殿下,娘娘说想靠着窗看看外面的风景,屋子里面烧的也有炭火,暖和的,奴才也问过太医,说是没什么事,娘娘才这么做的。”

  李晟凤眼眯着,表情也不好,“那也不成,日后不许这样了,。”

  窗户边万一收了风寒着凉该如何?

  孕妇又不好吃药。

  翠芝忙惊慌应是。

  李晟皱着眉,看了苏妤睡的挺香,没再大声说话,只有冷冷扫了眼那些奴才。

  走去了那贵妃榻边。

  伸手,握住了人藏在毯子下的一只雪白的小脚。

  细腻瓷白。

  入手是如玉一般的触感。

  倒是不凉。

  应该是没受寒。

  李晟手握着,就那么给人暖了一阵子的脚才塞回去。

  只不过刚一松手。

  忽然心里略过一个念头。

  喉头滚动。

  刹那,李晟看着小人缩在毯子里的白皙脚趾,莫名的有些……热。

  不自觉的。

  眸子就幽黑了几分。

  又扫了眼苏妤靠在枕上的小脸,长如黑羽的睫毛轻垂。

  倾身。

  他一手就抵在了榻边,低头,再度探入棉被中,握住苏妤那雪白的小脚,将唇就印了上去。

  苏妤睡的这正香甜呢。

  忽然觉得脚痒痒的。

  朝后退了退。

  却很快又再度被握住。

  她觉得脚被束缚的厉害,抬腿就踢过去。

  哪想一声抽气。

  瞬间一个激灵,唰的一下,苏妤醒过来睁开了眼,有些迷茫的看了过去。ΗΤTΡs://m.一㈢八TΧt.Νêt/

  就见李晟脸发黑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给吃了,眼角还红了一块儿。

  “殿下?”

  顿时有点迷茫的坐起身,苏妤揉揉眼,一边睡眼迷茫的爬过去,抱着毯子靠在李晟身边。

  “您什么时候来的,脸怎么了这是,眼睛怎么红红的。”还抬起小手,摸了摸对方的眼角。

  李晟嘶了一声,反手扣住苏妤拉下来,“别动。”又没好气的瞪了人一眼。

  苏妤打了个哈欠,哼了一声。

  不动就不动。

  一边懒散的靠在他的身侧,小手抱住人的脖子,大半个人就那么压在李晟的身上。

  懒的不行的样子。

  李晟忙一手搂住她的腰,“坐好,你这是什么样子。”说着瞪了人一眼。

  “压着肚子怎么办。”

  苏妤哼哼,“那我睡的好累,殿下给我靠一靠嘛。”

  李晟只好双手就那么托着人的后背,叫人靠在身上,一边只能从后面朝前面摸苏妤隆起的肚子。

  能感觉到孩子最近长大。

  也应该是很健康。

  李晟勾唇,心情莫名又好了不少。

  覆在苏妤肚子的上温柔无比。

  “殿下,你是不是太累了啊,眼睛都红了,如果忙的话,最近就不要来看我了,多休息休息。”正在苏妤被顺毛的时候,忽然她想到什么道。

  李晟顿时手一僵。

  苏妤又打个哈欠。

  “没什么。不过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垂下眼,李晟脸色又沉了一点点。一字一顿。

  苏妤潜意识的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回头看了李晟一眼。

  却见人没有解释一下的意思。

  吐了吐舌头。

  索性也不再多问。只道,“殿下,那您今儿要留下了来嘛?”

  花云阁。

  “主子,刚才奴才得来的信儿,说是殿下下了朝去了金华阁看苏良媛了。”

  绿蝶端着一碟子菜走过来。

  后面青衣端着食盒,也过来放在桌上。

  方萱一顿。

  眸中滑过道晦暗。

  不过很快的又染了笑,“是吗。”也没再多问,“今儿吃什么。”

  绿蝶和青衣对视一眼。

  “主子,今儿殿下应该就在金华阁留宿了。”

  方萱又一顿。

  不过也没说什么,等到用了膳之后,她才叫奴才进来拿了一块儿料子。开始绣衣。

  “主子,这是?”绿蝶诧异,“叫奴才来吧,您这手怎么能做这个。”

  却一把将人挡开了,方萱笑了笑,“不行,这是我给殿下做的,你来怎么能行。”一边拿着针线,将那块黑色的料子铺平。“必须我亲手做才好。”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西瓜汤圆的娇宠贵妃:太子的心尖宠又娇又媚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