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知州嗯了声,“我陪你一起。”

  “不行!”

  “我保证,不做别的。”谢知州亲着她的唇角,“真的。”

  顾锦被他亲的有些心跳加速,“我饿了。”

  听到这话,谢知州才松开手,带着人进了餐厅,“先坐,我去把早餐热热。”

  顾锦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你吃过了?”

  “妈跟婶婶早上起来的早,我陪她们一起吃的,你的单独留着的。”谢知州将粥放蒸烤机里加热,一边回应。

  顾锦嗯了声,“你今天不去公司了?”

  “等会送你去培训中心那边,之后再去。”

  要不是今天第一天上班,顾锦都不想去了。

  她是真的累了。

  在等谢知州热粥的时候,顾锦趴在餐桌上没一会就昏昏欲睡的。

  谢知州将粥端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顾锦一连没睡醒的样子,正趴在桌上打着哈欠。

  “先吃点东西。”谢知州把粥放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喂你?”

  顾锦是浑身上下都那个零件都不想动,听到谢知州这么说,便配合的长张嘴,“喂吧。”

  谢知州把粥放在唇边吹了下,才喂给了顾锦。

  一整碗粥喂完了,谢知州拿了纸巾帮她擦嘴,“今天在家里休息?”

  顾锦一下睁开了眼睛,“不用,今天第一天,还是要做个好榜样的。”

  谢知州看着她强撑着,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昨晚没点分寸。

  周辞来接人的时候,看着谢知州把人从里面抱出来下了一跳,赶紧打开了车门,在谢知州过来事,低声问道,“谢总,少夫人不舒服?要去医院吗?”

  谢知州弯身把人放进车内,“不用,她只是没睡醒。”

  周辞:“……”

  谢知州紧跟着坐进车内,“去培训中心那边。”

  周辞应声,抬手关上车门。

  从天玺到培训中心,顾锦靠在车谢知州身上睡了一路。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顾锦还没醒。

  周辞几次想要开口,但是对上谢知州的视线时,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也幸好顾锦的手机响了,顾锦才起身坐直了身子,摸索着拿了手机接了电话,“小芮?”

  “小锦,你怎么还没来呢?我们都到了,就等你了。”

  顾锦的困意瞬间消散了些,抬手揉了一把头发,“来了,在楼下,这就上来。”

  “那你快点啊。”

  顾锦应了声挂了电话,顺手拿了包就准备下车。

  临下车前,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过来看向靠在座椅上看着她的谢知州,“晚上见,谢先生。”

  谢知州抬手帮她理了下头发,“撑不住就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顾锦嗯了声,“你去忙吧。”

  下了车,被风一吹,顾锦倒是精神了些,快步进了国泰大厦。hτtps://m.1叁八tΧΤ.иeΤ/

  谢知州看着顾锦进去后,才吩咐周辞开车。

  “余家昨晚没做什么?”

  周辞闻声如实说道,“余家那边私底下好像联系了老爷子,不过好像没有什么用,之后就没有举动了,像是放弃了一般。”

  谢知州冷哼一声,“他们就那么一个独苗,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周辞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谢知州,才低声说道,“余夫人倒是的大清早的就去了董家见了董太太,但是出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应该也是碰了壁。”

  “董家那边有动静吗?”

  “目前还没有,大先生跟大夫人正常上班,并没有影响到,不过听说大先生问董诚辉要了这些年来他们夫妻,包括董家大少所有的账单。”

  “账单?”

  “是,我们的人查到董诚辉夫妇这两年眉梢挪用公司公款,而且董家大少这些年开公司也赔了不少,但是这公司到底开没开起来,大概也就只有董大少心里清楚。”

  “董御?”

  “谢总知道这人?”

  “在蓝桉那边听到过一次,没见过。”谢知州靠在车窗上看着外边突然变了的天气,低声道,“董家是百年世家,也该变天了。”

  董家客厅里此时就像是外边的天气,阴沉的有些可怖。

  董御跟董凌坐在一边沙发上,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没有坐像,今天却格外的安静。

  坐在主位上的人是董家老爷子董诨。

  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倒是分外精神。

  而此时客厅里,只有董诚辉一家。

  董诚均跟迟婷都不在。

  打破平静的人是董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脸色不怎么好的董老爷子,轻声道,“爷爷,您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董老爷子这才看了一眼董凌,而后看向了董御,“听说你最近又开了个什么游戏公司?”

  董御一愣,明显的有些紧张,“爷爷,我只是在打算,筹划着,还没动手。”

  “这两年你折腾了不少公司了,赚到钱了?可吸取到经验了?”

  董御脸色瞬间一白,“爷爷,我……”

  “董家在这云海已经没有往年的辉煌了,我们董家也没有只手遮天的本事,有时候多吸取点教训也是必要的。”

  董御嗯了声,“我知道的。”

  “游戏公司就别开了,你大伯那边也需要人帮衬,你跟你爸也跟在你大伯身后这么多年了,也该做自己的主了。”

  董老爷子这话一出,董诚辉脸色一变,“爸,公司还是由大哥来掌权吧,我跟阿御能力不足,要是……”

  “能力不足吗?”董老爷子呢喃了一声,视线随口落在了一直没怎么开口的付清身上,“身体不舒服?看过医生了吗?”

  付清因为昨天突发的事情昨晚一夜未眠,就怕董诚均跟迟婷突然找上她,甚至闭上眼都在做噩梦。

  这会明显的精神不振。

  “没有爸,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付清温声应了声。

  董老爷子嗯了声,“还是要注意身体,不要一心只顾着工作。”

  “好。”

  “昨天回付家了?你二哥他们还好?”

  付清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当即就咯噔一声,“没,没回去,我二哥他这段时间很忙。”

  在昨天顾锦被谢知州带走之后,付家就人去楼空了。

  她派出去的人,找了一整个下午都没找到付卓一家。

  就像是在云海市消失了一般。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苏十九的相亲后,豪门死对头逼着我领证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