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一盏茶的时间,萧煜就已沐浴更衣。

  因为萧煜经常来揽月阁,所以殿中也备着两件衣服。

  萧煜沐浴之后,头发半披散着,脸颊还染上了些许绯红,精致的容颜褪去了往日的威严,浑身透着柔和亲切之意,温文尔雅。

  众人退下后,他张开双臂温然道:“闻闻,现在没有味道了吧。”

  宁姝言凑近他身体闻了闻,嫣然笑道:“也有味道!”

  萧煜这下疑惑了,自己从头到尾皆是洗得干干净净的,怎么还会有味道。

  正当他垂头想要再闻得时候,宁姝言杏眼微微扬起,凑到他怀中柔声道:“是皇上您的体香味。”

  萧煜微微一愣,旋即勾起唇角,笑意如春风拂面,捏着她脸颊道:“小妖精!”

  宁姝言不语,头又靠在他怀中温柔的凑了凑。

  萧煜心中泛起了一阵阵涟漪,抚着她的头道:“别这般黏朕。”

  宁姝言盈盈一笑,眉眼愈加灵动妩媚:“皇上不喜欢臣妾抱着你?”

  “自然不是。”

  萧煜滚了滚喉咙,眸中染上些许暗色:“朕怕忍不住。”

  已经近两个月不曾碰她,自然受不住宁姝言这般温柔妩媚。

  想到自己未满三个月,若是过了,恐怕他还真会忍不住,宁姝言便松开了手,低声道:“那好吧……”

  萧煜揉揉她的手心:“好了,如今孩子为重,忍一忍。”

  宁姝言轻轻咬着嘴角,差点就笑出了声。

  自己原是想着,偶尔也要小鸟依人一些。女人孕期情绪重,也要顾及男人的心思。

  却让萧煜以为自己想了?还让自己忍一忍。

  她这副模样,落在萧煜眼中却以为她是害羞了,伸手揽着她的肩膀,轻柔的安抚着,语气温软:“好了,朕明日沐休,陪你睡晚一些。”

  宁姝言睡在他手腕上暖暖一笑,娇声应下。

  第二日两人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朝霞满天。

  萧煜和宁姝言用了早膳后,他便道:“一会朕陪你出去走走,梅园中的红梅此时开的正盛,今年朕还未陪你去看过。”

  宁姝言眸中一亮,近日天天躺着,倒是有些想去梅园中了,当即就去换了一袭浅色的衣裙。

  刚准备换时,她就觉得有些犯恶心,可是却没吐出来,谁知换好衣服后就忍不住了,将清晨用的那些清粥都给吐了出来。

  自怀孕后,每一次的孕吐就把她折腾的够惨,一张芙蓉色的面孔好似是失去了水分一般,整日都恹恹的。

  萧煜看着这样也不是办法,早上好不容易吃了点东西进去,此刻又吐了……

  晴姑姑端水给宁姝言漱口,看着眉心紧皱的萧煜和声道:“想当年太后怀着皇上的时候也是如此,想来这个孩子就像皇上您一般,生出来也是个淘气的。”

  萧煜神色这才有所缓和,上前一步扶着宁姝言的手道:“这孩子也真是一点也不心疼她母妃。”

  宁姝言吐了之后便觉得四肢无力,浑身软软的没有力气,坐在榻上歇了好一会才好了许多。

  萧煜连忙问着:“可还要吃些什么?”

  宁姝言摇摇头:“臣妾什么都不想吃,总觉得没有胃口。”

  萧煜看了一眼外头明媚的阳光,温言道:“那要不要出去晒晒太阳,一会想吃的时候,咱们再回来吃?”

  宁姝言点点头:“也好。”

  说罢两人就步行往梅园的方向走去。

  正月里的太阳犹如被罩上了一层橘金色灯罩一般,射映出一缕缕金灿灿的光辉,照在人身上柔软而温暖,弥漫着即将来临的春光气息。ΗΤTΡs://m.一㈢八TΧt.Νêt/

  自从有孕后,晴姑姑一看到自己走路的步伐,就千叮咛万嘱咐:“如今走着身子,走路一定要小心缓慢一些。”

  是以,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一刻钟的时间才到梅园。

  还未进梅园,宁姝言就见花丛中一抹紫红色身影,待人走出来后才看清楚,竟是皇后。

  皇后看到宁姝言和萧煜也是一愣,尤其是看到萧煜扶着宁姝言的手后更是惊愕,平日里皇上并未对谁这般伤心过,哪怕是曾经的南宫凌,最多也只是拉着皇上的手而已。

  而眼前皇上却是扶着宁姝言的手,好似生怕她磕着碰着,要将她好好呵护着她和腹中的孩子一般。

  再看宁姝言,也坦然得被萧煜扶着,今日天气甚好,可她依旧穿着披风。在细看披风,皇后这才发现,也不知是什么面料,在日光下上面绣得栩栩如生的五彩繁花流光溢彩,晃动之间好似如彩虹划过一般。

  哪怕她未施脂粉,这样精致华美的布料亦称得她妩媚动人。

  在打量和思忖这些的时候,皇后面容却是端庄的对着萧煜行礼。

  宁姝言也微微屈膝,还未来得及行礼,皇后就道:“皇上竟已经免了昭妃你的行礼问安就无需多礼。”

  她又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宁姝言的平坦的小腹,温柔道:“好几日不见昭妃了,本宫听闻你孕吐十分严重,正准备哪日去探望你,却不曾想真是巧,竟在这里碰到了你和皇上。”

  宁姝言温婉含笑:“有劳皇后娘娘挂心,今日天气甚好,所以随皇上出来走走,遇见娘娘臣妾也觉得很巧呢!”

  她瞟了一眼宫女怀中抱着的红梅,盈盈笑着:娘娘这是准备回宫了吗?”

  皇后脸上的笑容好似是镶嵌上去的一般,依旧端柔无比:“是,本宫正准备回宫去教佑儿写字。“”

  “皇上您陪昭妃妹妹游园,臣妾就先回宫了。”

  萧煜微点头:“嗯,皇后去吧。”

  宁姝言微微屈膝:“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含笑着从宁姝言身边走过,看着她身上的披风,嘴角的笑容慢慢褪去。

  这布料一看就是贡品,如今皇上可真是宠着她,自己身为皇后,这样的东西自己别说没见过了,就叫这东西出自何处都不知晓。

  真是今非昔比了,刚入宫时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才人,因为是个庶女身份低微。而如今竟成为了宫中唯一的妃位,且又是最得宠的妃嫔。

  她突然觉得,自己小看这个敌人了。

  想到这里,皇后手微微紧了紧。

  萧煜扶着宁姝言上阶梯,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牢牢的握住她的手心。

  宁姝言感觉到了他的小心翼翼,抿嘴浅笑,梨涡轻漾:“皇上不用这般紧张,臣妾会小心一些的。”

  萧煜看着一步步的阶梯,眉心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清愁:“朕有心理阴影。”

  宁姝言这才恍然,在萧煜心中,第一个孩子便是从台阶上摔下来导致流产的。

  所以,他才会这般紧张自己上台阶,就怕有个意外,旧事重演。

  她抬眼看着萧煜俊美的侧颜,在日影下泛着暖意,温润而细心的看着脚下。

  她想,若是他并非帝王。

  其实,自己也会少些算计,多点真心的……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茶小墨的娘娘又茶又媚,一路宫斗上位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