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将团扇背到背上,手在虚空一握,一颗求道玉拉伸成为黑棒落入他的手中,随后黑棒的继续变长,末端长出枝杈,变成了一把长而狰狞的奇怪武器。

  “就让我再领教一下你的刀术!”

  “哼!旗木流·闪!”

  卡卡西乘着雷电,化作电光瞬间来到斑的面前,一刀斩下,势如天雷降临,仿佛能席卷大地。

  轰!

  卡卡西这一刀狠狠地砍在了斑手中的怪异武器上,碰撞声暴躁刺耳,仿佛是什么很坚硬很脆的东西被砸碎了一般,但是却没有东西真的碎掉,这一刀被斑稳稳地接了下来。

  “很强!哪怕是我的轮回眼捕捉你的动作也非常吃力,将雷遁融入刀术,竟然这般强大!”

  “你知道的,夸奖并不会让我对你网开一面!”

  卡卡西一击不成又来一击,依旧如同刚刚那般凶悍,不过依旧被斑接下。

  卡卡西继续攻击,斑继续抵挡,仿佛他已经完全压制住了斑。

  在卡卡西又一次挥刀,还没来得及收力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浑身的汗毛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那身体本能的危机预警。

  身经百战的卡卡西早就已经习惯去相信自己身体的判断了,他立刻转向侧面砍出一刀。

  斩击飞过,在空无一物的地方炸开,无数闪电将那一方大地电得焦黑,并且还留下了无数痕迹,就仿佛是有人用刀在地上砍了成百上千刀一般。

  卡卡西见状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自己砍中了,那里一定有他看不见的东西。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有这种反应,因为那里的东西他不但看不到,甚至就算现在被击中了也还是感知不到,就像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在那,但刀却又是确确实实砍中了东西。

  给卡卡西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斑的攻击已经到了,他挥舞着那奇怪的武器朝着卡卡西砍来。

  虽然那武器看起来就跟一只随便在树丛里折下的枝条,但谁都不会怀疑它的破坏力,特别是多次攻击未果的卡卡西。

  卡卡西立刻反应了过来,但还是慢了一点,斑的一刀落下,卡卡西向后滑行了数米,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滑落,一直流到刀尖,最后滴落到地上。

  卡卡西的右臂被击中,手臂上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深可见骨,虽然还能拿得稳刀,但战斗力却已经失了大半。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压力,卡卡西的脸颊上滑落下一滴汗水,目光不再是死盯着斑,而是时不时张望一下周围,试图去寻找那无法看到的东西,可无论他怎么寻找都一无所获。

  斑知道卡卡西在找什么,也知道他这么问是为了什么,无非是为了套话而已。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的,那是我的影子,难道漩涡鸣人和日向雏田都没有告诉你吗?他们两个可是能够察觉到我的影子的。”

  “影子?原来那就是影子……竟然仙术感知都无法察觉……”

  卡卡西眼底闪过深深的忌惮,在受伤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斩杀斑了,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尽量收集斑的情报,然后通过山中一族的指挥系统分享出去,让其他人知道从而想出对策。ΗΤTΡs://m.一㈢八TΧt.Νêt/

  “你刚刚说,雏田能察觉到你的影子?”

  “没错,就连漩涡鸣人都只能感知,而日向雏田却能确确实实地看到。”

  “这样啊……那就很棘手了啊。”

  卡卡西原本想着自己在这里牺牲掉,换取一些情报,在鸣人阵亡的现在,唯一还有战胜斑希望的人恐怕就只有雏田了,然而斑刚刚的话却让他的心沉入了谷底。

  雏田之前和斑交过几次手,但都没有分出胜负,而且还是在能够看到影子的情况下,现在斑很明显又变强了,雏田却没有什么提升,想要靠雏田战胜斑实在是不太现实。

  斑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卡卡西不断变换着脸色,从一开始的坚定,变得阴沉,动摇,最后又变得坚定。

  “已经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了吗?那么就放马过来吧,我承认你的强大,也会献上我最大的敬意,我会亲手将你斩杀!”

  斑猛地将手中的怪异武器举起,一时之间,天地变色,斑的气势陡然发生变化,仿佛是一只压抑了许久的巨兽终于醒来,一般下忍和中忍在这样的气势下会直接趴到地上,哪怕是上忍也会失去行动能力。

  卡卡西忍不住屏住呼吸,猛地握紧短刀,手臂的肌肉收缩鼓胀,进一步将伤口撕开,更多的鲜血汩汩流出,但这一切卡卡西仿佛都察觉不到,他的目光不曾有丝毫偏离,一直锁定在斑身上。

  “这是最后一击了,第六门·景门,开!”

  一瞬之间,卡卡西身上的查克拉冲天而起,本就受伤的身体在这一刻更是到达极限,伤口周围的皮肉就如同衣服开线了一般,寸寸崩裂。

  卡卡西缓缓将短刀拿到胸前,双手握紧刀柄,整个人的气势进一步提升,他脚下的大地在巨大的查克拉冲击之下竟然开始龟裂。

  卡卡西赌上一切的一击,必然也是他最强一击,双方都已经做好了觉悟,下一瞬间就会有一个人倒下。

  但就在这时,变故突发,斑脚下的大地突然碎裂坍塌,这并没能影响到斑,飞行早已成了他的本能,然而随后一跳骨蛇却从坍塌的洞中窜出,张开大嘴狠狠地咬向斑。

  “哼!”

  斑冷哼一声,气势宣泄而出,骨蛇还没能碰触到斑就已经崩碎成了无数碎骨。

  卡卡西愣了一下,那赌上一切的气势陡然一泄,大蛇丸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嘿嘿嘿嘿!卡卡西,你的成长真是令人惊讶,不过你可不能死啊,若是我还没到那还好说,可若是让你死在我面前,我就没办法交代了。”

  这声音一响,卡卡西的气势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快速消失,八门遁甲也随之关闭,最后一刀没出,并不是他怕死,而是他知道,自己需要活着,要不然光凭一个雏田是根本杀不死斑的,自己需要和雏田联手才有胜算。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小疾风的火影:我真的不想努力啊!卡卡西

  御兽师?